share
by 薇 崔 Cindy Cui | 主编 | February 17, 2014

午饭后, 如果天气好,“ 帝 都”的PM2.5 没有那么嚣 张,经常一个人慢慢走去离外交 公寓只隔了几条街的日坛公园散 步。公园不收费,除却冬季,总 是水光潋滟,花木扶疏,树影婆 娑,引得各式男女欣欣然跑步的 跑步,习剑的习剑,攀岩的攀岩, 自得其乐。

不知什么时候,公园的一角开了 一间瑜伽馆,练习室是很普通的 一层平房,墙身涂着略显低暗的 赭红色,让人自然联想到印度 神庙的颜色,练习室三面花木掩 映,气质上有点遗世独立,却偏 偏又在靠近人来人往的步道那一 面开了一溜大窗,在恰到好处的 高度上镶嵌着磨砂玻璃,挂着质 地轻薄、半透明的白色窗幔,分 分钟便形成了半开放半掩映的格 局,人只能隐约知道里面有人在 上课,偶尔能看到练习者抬高的 手臂,或是有机会望见那位不是 经常露面的印度籍老师,穿一件 传统的白色“古尔达”,目光温 和而笃定。正是因为有花木的掩 映,有磨砂玻璃和白色窗幔,既 营造了高端自然、曲径通幽的气 质,同时瑜伽课的私密性也得到 了有效的保护,将那些如我一样 每每走到这里就忍不住想望上几 眼的好奇的步行者们“犹抱琵琶 半遮面”地挡在了外面。还能说 什么呢,与太多设在冰冷的写字 楼某层,不怎么接地气的那些瑜 伽馆相比,自然的气息、来自印 度本土的老师、素淡的设计感等 等,都营造了只可远观的“高洋 上”腔调。听说,这间瑜伽馆的 收费并不便宜,但仍有不错的口 碑。记得多年前参加的一次名为 “都市营造”的上海双年展,那 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营 造”这个词的使用。就在那次展 览上,徐冰老师的汉字作品扑面 而来,那些白色的、悬于展厅的 似是而非的汉字令无数人眼前一 亮,沉吟地想着:这是要表达什 么呢。左右那次展览引起不小的 轰动,特别是在中国方兴未艾的 当代艺术圈里,那一次的确营造 出上海当代艺术的都市气息。所 以,大到一座城市小到一间瑜伽 馆,一次展览,一场时装发布秀, 一次诗歌会,一场演讲和论坛, 一次古琴的雅集,一场茶聚,都 有这样那样的营造的可能。营造 是体验的前端,营造无疑需要投 入,但不是只靠金钱的堆砌就有 高级的营造,营造需要专业质素, 需要个人修为,需要一份“四两 拨千斤”的巧力,营造的好,很 多时候会“事半而功倍”。所以,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不怎么喜欢 “打造”这个词,透着一分生冷, 两分功力,很用力过猛又缺乏专 业感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多年来 那么受追捧,拥趸无数却蛮蹩脚 的一个动词。

前不久, 去到澳大利亚参加 Dreamtime 2013 的活动,又一次 有感于那些出色的营造。要知道, 那不是停留在纸面图文水平的 paperwork 的描述或artwork 的展 示,而是将无数创意营造进每一 场Events 中去:场所的选择、餐 桌的布放、主持人的串场词、参 与环节的设置、音乐、演奏、灯光, 那些起承转合,营造无处不在。 让人觉得澳大利亚老师们真是营 造的高手,丝丝入扣,又大多不 着痕迹,十足的带入感,人会不 由自主地随着那营造出的情绪惊 喜、感动和认同。获得精神层面 极大的享受与鼓动,这或许就是 企业与公司高管乐见的incentive 的魂之所在吧。由于营造的成功, 企业文化与员工产生了化学作用 般的精神层面的契合,这是远非 以金钱和生硬的KPI 之力所能一 厢情愿达到的美妙境界,只有高 级的营造才能最终令这种契合、 归属、荣耀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

采访中,很认同携程冯健琪老师 的一段话:“虽然来澳洲很多次, 这一次感觉除了体验也是一次专 业上的学习,学习如何专业地做 一场Events,学习那些ideas,感 受这里从业者的创造性。国内的 MICE 行业尚在初级阶段,对原 创性的体验重视不够,意识还停 留在硬件上,比较航班、酒店、 餐食这些方面,但对于文化和心 灵层面的要求以及相应的价值关 注度较少。其实,MICE 的一项 重要职能就是要帮助企业有一个 文化上的提升,通过团队建设, 对于公司产生强烈的认同,也可 以看出中国的很多企业尚缺乏精 神层面的管理诉求,可以说更多 还停留在‘生存层次’上”,她 说很想把国外Events 对于精神层 面需求的点点滴滴推荐给国内的 客户,但她最终还是加上了一句: “当然还得匹配他们的预算和想 法。”一时间,说的我又认同又 唏嘘,感谢她,因为她是希望更 多人认识到“营造也是生产力” 这句不是空话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