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by 薇 崔 Cindy Cui | 主编 | November 01, 2013

在紧锣密鼓地结束这一期《商旅圈》的稿件时,刚好第六届中国会议产业大会开始,还是很认真地专门抽出一天去听。很多分论坛的话题非常有趣亦有帮助,依旧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城市方面的论坛。见到很多负责城市会展的局长们,很多人在这个领域做了很久,见证了中国城市发展的起伏,以及城市营销观念的变化。挺喜欢他们在松弛的场合里相对松弛的语速,说的内容上也更实际,更有干货和建设性。毕竟,经过了多年从事城市旅游和城市营销产业的浸润,每个人都各自沉淀出一番心绪和小结。

巧的很,《新周刊》和《城市画报》是我比较喜欢并一直读了N 多年的两本杂志,它们都出自一个我还没有去过的大城市——广州,被那里的编辑们采编、拍摄、打磨并赋予观点后一期一期或温柔或坚毅地呈现出来,心下想想,喜欢的最大原因是他们都从各自的角度体察和关注城市,关注城市建筑,城市人文,城市生活,城市空间与肌理,以及所有这些生成的城市性格。尽管有时观点会稍显偏颇,但依旧看得出,那完全是由于“爱之切”的缘故。看到刚刚出版的城画,他们做了“旧区新欢——2013 中国街区特辑”,挺喜欢他们想要表达的方向,即“在城市以发展主流的时代,能够安守一片街区,并积极为之做出一些精神与文化的保留和建设,创新和发展出一些接地气的社区商业,安居乐业,今时今日显得多么的珍稀和宝贵。这才是我们要回到的身边的世界”。这令我不禁回想起自己在2009 年建国六十周年时曾经主持做过的《祖国的街道》的选题,当时选取了中国不同类型的城市中大大小小风格迥异的街道加以拍摄和报道,动用了全国的当地的文字作者和摄影师,力图还原出建国六十年来街道带出的城市风貌的变迁。我在那期的卷首语写下了这样几句话:“‘有街道的城市是幸福的城市,有街道的城市是温暖的城市’,这句话非常文艺腔。其实,我们寻找的街道并不一定需要被‘幸福’、‘温暖’这样的形容词包裹,因为街道是万象而多元的,每个人寻找和发现的街道越不同,得到的体验也就越不同,这就是由街道组成的千城千面的城市,差异旅行的魅力也由此而生。”选题做得非常过瘾,那次之后,我小小地长出一口气,像是完成任务了一件大事。

11 月,有机会去到印尼万隆采访。这个城市刚刚改选了市长,新市长到任还不到两个月。市长个子不高,有着东南亚人常见的黝黑的皮肤,但一看就知道有常年的运动,紧致而有光泽。见到我们,他并不客套,双腿随意地跨在他漂亮的山地车上,人轻轻前伏在一字型的车把上,就这样散漫而坚定地伸出手来跟每个人轻轻握手。

新市长1971 出生,父母均为教师,他本人是在万隆最好的大学念建筑设计,后来又去了美国深造,毕业后曾在自己读书的大学任教并承接一些城市设计方面的项目。他比较中意自己为万隆设计的一间户外运动商店,这间商店位置选在这个城市新兴的时尚商业街区。年轻的市长表现出亲和自然的西式做派,为我们介绍这座城市的方法也透着“不走寻常路”的风格——带领我们一干人等骑单车逛城市。

他的白色头盔和红色外衣很好辨认,我想这应该是他精心挑选过的,为了我们可以在车流人流中轻易地发现并紧跟他而不至于掉队,后来证明我的想法是正确的。年轻的市长终始骑在第一个,骑速飞快,一路穿街过巷,带着我们去到他本人喜欢的荷兰殖民风格以及传统样式的建筑和街道,只有在这时,他会安静地停下来,将城市与建筑,城市与历史,城市与人,城市与自然的种种关系一一道来,语气间满含感情,却又有种说不出的坚毅。

由于是建筑设计师出身,市长对城市风貌极为敏感,虽然刚刚上任不到两个月,几个送交他的建筑项目,由于与城市风貌不相宜,被他坚决地否决不予批准。采访时我问了他两个问题,一是“到底做一个城市建筑设计师好,还是当一位市长更好?”,二是“你将如何平衡好传统、后殖民与现代?”对第一个问题他只是苦笑了下,说很难回答;而对第二个问题,他说这正是他未来在任的五年需要寻找的答案。那一刻,我暗想,一座城市的市长具有建筑及美学素养,算是一件幸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