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by 薇 崔 Cindy Cui | 主编 | December 01, 2012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乔治·克鲁尼演了电影《在云端》,也有翻译成《空中飞人》或者《型男飞行日志》的,虽然《在云端》更符合电影的英文名儿Upin the Air,我倒是觉得后两种翻译更直接,更点题,更一语道破。片中,原本就是型男的乔治·克鲁尼老师演的是一名公司裁员专家,他的工作就是飞来飞去为各地公司去解决麻烦,他短期人生的目标是乘坐飞机积攒的英里数达到1000 万,从而晋升为白金会员。这真是一种典型的商务旅行人士的做派,也可以理解为出差范儿,也是一种纯粹的商务旅行思维——不在机场就在去机场的路上,积累里程成为某金卡会员,这俨然是不少商务范儿的型男靓女们保有的一种出差情结。影片情节围绕一个中心几个基本点开始兜兜转转,当商务型男最终得到白金卡的时候,他突然间发现,这东西对于自己并没有太多的意义,影片依旧回到美国主旋律的大结局,回到商务人士也需要爱,也不希望孤独的光明结尾。

毋庸置疑,在GDP 多年居高不下的中国更是打造商务人士的最佳土壤。上半年,雅高集团发布的2012 年度《亚太地区商务旅行者调查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大陆商务旅行者出行平均次数达到17 次,较去年同期的9 次有大幅增长,而89% 的出行增长主要由国内商旅所带动,国内商旅次数已位居亚太区首位。中国大陆商务旅行者的出行频率比本地区任何一个国家都要高,这充分显示出中国商业活动在未来一段时间的持续活力。同时,报告也体现出商务旅行者出行习惯的年际变化,今年上半年,酒店的客户忠诚计划一跃成为中国企业高层在选择酒店时最看重的影响因素,甚至超过了无线网络、地理位置和价格的重要性。

全球商务旅行协会(GlobalBusiness Travel Association, 简称 GBTA)公布的第二份《报告的研究结果也显示:尽管GDP 增长较预期略有下降,中国的前景仍然是良好的,并预测2013 年商务旅行支出总额将增长14.7%。随着中国主要出口贸易伙伴经济的恢复,其出境商务旅行将恢复快速增长,GBTA 预测其增幅将达到17.5%,国内商务旅行也将增长14.6%。GBTA 认为,若继续保持目前的增速和对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加大,到2014 年,中国有望超越美国,成为商务旅行支出最高的国家,比此前预测的提前一年。

而在刚刚结束的第八届中国商务旅行论坛(CBTF)上美国运通公布的2012 年中国商务旅行情况年度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有49% 受访企业在2012 年的商务旅行预算有所提高,国内业务和贸易发展是推动差旅开支增长的首要原因,这令人看到,在全球经济下滑的大环境下,中国企业差旅开支却持续且强劲上扬。这种稳步上扬一方面需要员工进行商务旅行的企业总数不断增长,差旅开支也随之一路攀升,另一方面,更多企业需要专业的差旅管理公司来节省其差旅费用,尤其是国内的出差活动,商务差旅服务反而在此时成为朝阳产业。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国内受访企业大多认为商务旅行在维系客户与合作伙伴关系的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这里指的正是那种基于与客户和合作伙伴面对面的沟通与情感联络,而不仅仅依靠开个远程可视电话会议,或干脆在QQ、微博或微信上联络感情和抛撒商务合同,这与电影《在云端》传达的“技术很重要,技术是趋势,但技术只是技术,依然无法替代人与人面对面这种古老的但却是真正有力有温度的沟通方式”的主旨不谋而合。

说实话,像乔治·克鲁尼老师这样的美国老型男身上那股子“永远正确范儿”始终不是我的那杯茶,但每周的一到五我都会步行经过金鱼胡同口的国旅大厦,有一阵子,那上面的巨幅广告赫然写着:“乔治·克鲁尼的选择”,想想,商务型男最终得到了白金卡,修正了价值观,也拥抱了生活,他的选择这一回真的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