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by 崔薇 Cindy Cui | October 17, 2012

史上最长的“黄金周”再次让中国集体休假并见证集体出行,在带来一系列官方“同比增长”数字的同时亦带来交通、景点、住宿、餐饮直至服务身心俱疲的困惑。看着微博上不断传出的国内著名景点游客滞留,甚至有观光骆驼因不堪重负过劳而亡的消息,“黄金周”红灯不断亮起,心下不免一声长叹。在观光游、景点游依旧大唱旅游市场主旋律,在带薪年假实施更多停留在文件层面的大背景下,类似的长假桥段不知还要上演多少年。

但,亦有商人从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中看到了商机,德国《世界报》这样报道,未来推动营业额增长的将不再是上海和北京等早就饱和的市场,连锁酒店把希望寄托在重庆、沈阳或桂林这样的城市。竞争不仅在这些连锁公司之间、而且也在城市之间展开:人口过百万的中国城市有100多座,他们的市长很想建造更多大型酒店并让著名连锁公司去经营。

根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UNWTO)的数据,中国酒店市场规模到2025年将超过美国,到2039年将增长近一倍。尽管金融危机的阴霾在全球多数地区仍然挥之不去,但伴随经济的相对稳定成长,亚洲尤其是中国的酒店业为世界投射出难得的一米阳光……(本期 feature 有详尽报道)。

当酒店巨鳄纷纷冲击二、三线城市时,有人已经开始担心这些极度扩张的酒店的回报,有专业人士表示,除了从地理和行政区判断三四线城市之外,投资者还要考虑该地区是否具备旅游及开发获利的价值。一些集团近期的重点发展的区域以生态区为主,只要有生态发展的区域即成为其发展目标,但可能这些区域连四线城市都还不是。然而,在生态旅游区里的酒店发展,首先要做到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对各种资源的整合,这类奢华生态复合型酒店及度假村才能成为当地有影响力的项目。

在东南亚,或是一些自然人文环境保持本真的地区,我们常常能见到这种“奢华生态复合型酒店及度假村”,酒店通常不大,但地域特色呼之欲出。也有业者喜欢提到东方快车酒店(Orient-Express Hotels,OEH),这是一家拥有高端酒店、提供酒店管理服务以及观光旅游运营的公司,业务分布在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各类著名的旅游景点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的世界遗址),OEH的特色之一在于只在那些具有独特文化、历史的地区发展业务。

特色不是唯一的生存之道,但特色一定是更好的生存之道。难怪有人会拥有“山水栖居小酒店”、“旧民居度假酒店”、“主题酒店”、“智能酒店”、“移动酒店”、“生态酒店”、“建筑保护区酒店”、“精品酒店”这样的梦想酒店,而独独不是一家名叫“五星级酒店”,酒店总是希望客人身在异地也能找到“如家如归”的感觉,孰不知人们在寻求差异化时已经高喊“不是家的感觉真好”。难怪有业者会自动放弃星级酒店标识——这种更多以硬件标准划分出的标签。想来,发展自己的酒店美学和价值体系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风起云涌的酒店似乎是一夜就盖成了,这多少会让人有点揪心。

我曾经看到过保加利亚摄影师Lvubomir Sergeev一组名为《梦想酒店》的系列照片,他的作品最能触动人心的不是顶级和奢华,而是一种满溢的想象力、幽默感和人文关怀:那个穿着芭蕾舞鞋在铺床的女客房清扫者、那个有着小丑面具、但被称为“酒店艺术家”的门童,他们无不是构成“梦想酒店”的梦想一员,难怪这组作品被人广赞,“形式上可能是超现实主义的,内核却是现实主义的”。